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开发利用基础性问题尚未解决页岩气却已见虚热-【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13:55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开发利用基础性问题尚未解决,页岩气却已见“虚热”

中国页岩气网讯:页岩气只是非常规资源的一种

中国能源报:日前,国土资源部等部委发布了《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年)》,您怎么看这个规划?

贾承造:据我了解,听说规划最初版本把产量定得很高,而现在没有出现。只是说2015年页岩气产量达到65亿方。我认为65亿方的产量是可以实现的,但也有一定风险。因为页岩气技术攻关需要的时间很难确定,长短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是说部长重视了需要三年,而总理重视了就只需要一年。这是自然规律,我们必须尊重。另外,这个规划最大的不足之处,是缺少对非常规油气资源的整体认识。

中国能源报:什么是非常规油气资源的整体认识?

贾承造:我认为科学的非常规油气资源整体认识,应包含四个方面的内容。

首先,非常规油气资源对我国能源行业来说是一个重大机遇,这已经成为政府和企业的共识。

其次,美国页岩气的成功开发让我们认识到,在技术和装备水平不断进步的情况下,极低孔隙度、极低渗透率的油气资源也是能够被经济开发和利用的。低孔隙度、低渗透率地层中存有资源,这一点一直以来我们都知道,但并不认为有经济利用价值。而随着技术装备水平的进步,特别是水平井压裂技术的应用,使其具备了经济利用价值,成为可以被利用的资源。这同时也表明,非常规资源不应该只有页岩气一种,致密油、致密气、煤层气及油砂等,都属于非常规资源。我们不应只看到页岩气,而完全忽略了其他非常规资源。

第三,在认识到非常规资源的开发利用机遇后,各国应结合自身情况和特点,制定科学合理的开发利用战略和政策。中国主要是中新生界的陆相地层,古生界海相地层比较少,且构造变动强烈。这决定了我国非常规油气的资源禀赋与美国存在差异。我们应根据自身情况进行资源调查,并对国外引进技术的适用性展开经济和环境评价,在此基础上,制定适合我国国情的非常规资源开发利用战略和政策。

第四,对非常规油气的开发利用应充分考虑我国现有的常规油气开发利用基础。比如管网,是否拥有管网设施是一个重要因素。在没有管网的情况下,投资成本会成倍增长。美国的非常规油气发展之所以如此迅速,就在于其管网设施非常完善。再如施工条件,如果没有施工技术和装备,完全雇佣外国人员作业,其成本压力是很难承担的。

致密油气的开发 前景比页岩气更广阔

中国能源报:当前我国各类非常规资源的开发利用分别处于什么水平?

贾承造:我国非常规资源包括致密油气、煤层气、油砂(油页岩)和页岩气等四种。

我国致密油气的开发利用技术已基本成熟,并已实现了规模开发。鄂尔多斯盆地长庆油田的低渗透油气,实际上就已经是常规油气向非常规的过渡和延伸,其渗透率已达到0.1毫达西以下。而按照国际标准,苏里格气田就是一个致密气田,年产量100多亿立方米,已占全国天然气产量的一成以上。

我国煤炭资源的勘探程度较高,煤炭行业高度重视瓦斯问题,因此煤层气的蕴藏情况比较清楚,开发利用的技术障碍也已消除。我国油砂资源较为欠缺。油页岩资源倒是较多,如广东茂名、辽宁抚顺都在搞油页岩。但由于油页岩开发严重污染环境,现在还缺少清洁、高效和安全的开发技术,因此油页岩的发展速度不会很快。

而对中国油气行业来说,页岩气是一种很陌生的资源。页岩气主要蕴藏在古生界地层中,需要通过实验、调查和技术攻关,并在此基础上形成新的认识。上述四种非常规油气,我们对页岩气的认识程度最低。

中国能源报:在您看来,针对非常规油气资源科学合理的开发利用战略应体现哪些原则和要求?

贾承造:这可以用16个字概括,即:整体规划,分类指导,装备先行,政策优惠。

首先,应在低孔隙度、低渗透性、经济开发技术要求高等共同特征的基础上,形成非常规资源的整体认识,制定统一规划,再根据其各自特点分类指导。

致密气、致密油、煤层气的发展步伐应加快。这也是三大石油公司的既定战略。比如中石油发展的第一重点就是致密气和致密油。而页岩气的重心还应放在加大调查和技术攻关上。

举例来说,我们对页岩气的经济评价还没搞清楚。页岩气的产量曲线与常规油气不同。常规油气要求稳产,一条直线维持很长一段时间。而页岩气井出气后有一个高产阶段,大约持续半年到一年时间,单井产量可达2000多万方。这2000多万方气就使得钻井成本的回收有了保证。这一点非常重要,否则如果投资回收期过长,页岩气井就很有可能搞不下去。但是目前的实验情况是不经这一高产阶段,就直接进入低产稳产期了。原因现在还不是很清楚,这说明页岩气开发利用的基础性问题还没有解决。在大规模开发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其次,要把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技术装备的研发列入国家规划。致密气和页岩气开发的基本技术都是水平井压裂,而我国的这两项技术又恰巧最为薄弱。水平井国内搞得很少,推广也很难。压裂技术就更薄弱了。

再次,国家应扩展对非常规油气开发补贴政策的范围,除煤层气外,致密油气、页岩气等也应纳入。

中国能源报:您谈到了“整体规划”。现在煤层气、页岩气规划都已出台,但没有致密油气规划。您认为我们是否有必要制定整体的“非常规油气规划”和专门的“致密油气规划”?

贾承造:应该有。但另一方面,政府规划应该是宏观指导性的,应更多地体现在发展方向、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等方面,而不是直接去参与生产,但是目前我们却看到后者的情况越来越多,且部分工作已与企业职责重合。比如说页岩气规划,应侧重于页岩气输出管网建设,而不是直接拉着企业去打井。

不支持页岩气划为独立矿种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看待国土资源部力推页岩气为独立矿种?

贾承造:我是不支持把页岩气划为独立矿种的。他们去美国考察后得出一个结论,认为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有利于加速推进页岩气的开发。但全球各国的油气行业大都不超过三家公司,只有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公司多一点,这是由行业规律决定的。从政府的角度考虑,允许众多公司进入,也对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说的极端一点,千家万户都来搞页岩气,会产生两种可能。一种是短期搞不出来,投资失败,一哄而上后又一哄而下,最后政府买单。另一种是能出气,一哄而上,但是搞成了“遍地小煤窑”,就跟前些年山西小煤矿的情况一样,最后还得由政府花钱收拾局面。

中国能源报:现在页岩气已成为独立矿种,这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陕西延长这四家油气专营企业来说有何影响?

贾承造:我并不担心民营企业的进入会给油气国企带来竞争压力。我们的实力还不错,页岩气开发成本这么高,压裂一次要几千万,要搞的话也应该是我们先搞起来。要说民营企业页岩气搞得好,几百个小公司把我们的业务给冲击了,我自信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现在页岩气已是独立矿种,可以重叠登记,我担心的是矿区交叉问题。比如我们正在开发天然气,突然一家企业要来打页岩气井,这就有可能导致矿区秩序混乱,因为页岩气的矿区面积也很大,相关部门应及早重视这一问题。

页岩气开发已有“虚热”症状

中国能源报:综合上述认识,您认为我国的页岩气开发是否已有“虚热”症状?

贾承造:页岩气确实已有点“虚热”。我们应该以温家宝总理政府工作报告的提法为依据,加快页岩气勘探开发的技术攻关,这才是重点,而不是去鼓吹所谓的“能源革命”。现在财经类媒体话语权比较大,经常报道页岩气对资本市场的影响,连“页岩气板块”都出来了。在这点上媒体还需对股民负责,应该请专业人士把问题讲清楚,不可误导股民导致投资失败。

蜜蜂加速器

精彩时光尽在轻蜂加速器

火箭v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