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剖析2012年秋拍当代艺术拍卖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4:32:07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剖析2012年秋拍当代艺术拍卖

张晓刚 天安门一号 成交价:2,082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

在2012年秋拍拉开帷幕之前,成都当代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名为“困”的岳敏君作品展,该展表示,“回顾岳敏君的艺术生涯,我们总能发现中国艺术家陷于两难的困境。”其实,“困”也许最能概括当代艺术目前的生存现状,艺术家陷入创作迷茫的困境;经历价格大跃进的明星艺术家作品陷入两难局面;当代艺术市场持续走低,陷入困顿,不知如何向前……

在10月7日香港苏富比秋拍之后,前几年市场当红的艺术家作品无论是上拍量还是成交率都大幅度萎缩,成交惨淡、流拍率惊人、惨不忍睹、当代艺术遭遇滑铁卢、市场崩盘之说不绝于耳。在之后的各大拍卖中,当代艺术版块整体成交差强人意,买家和藏家似乎已经懈怠。正在经历迅速降温时期的当代艺术,面对市场持续下滑的走势已无回天之术,当代艺术市场究竟是怎么了?谁炒坏了这个市场?未来又将驶向何方?当代艺术真的崩盘了吗?

成交额回落,流拍率上升

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专场总成交额成为其近年来的最低点,该版块曾一度创下单季拍卖6亿多港元的成绩,在2012年秋拍,该版块成交额仅为1.17亿港元,成交率为72.55%。虽然张晓刚的《天安门1号》以2,082万港元成交,但该作在2007年香港苏富比的成交价就为1,544万港元,涨幅并不乐观,而其估价为600-800万港元的《同志》流拍,2007年,这件作品曾以600万港元成交。此外,估价800-1,200万港元的岳敏君作品《后花园》流拍。此外,蔡国强、刘小东、刘野等前几年的市场明星艺术家的作品均有流拍。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成交严重下滑,成为之后当代艺术继续跳水的征兆,虽然精品仍有市场,但其利润空间和高价位作品不可与前几年同日而语。

在其之后,中国嘉德的油画及雕塑整个版块遭受冷遇,成交率仅为63%,总成交额也只有6,812.6万元。虽然陈丹青的《国学研究院》以2,070万元拔得整场头筹,但很多之前高估价作品却惨遭流拍,包括专场封面作品——估价800-1,000万元的叶永青作品《牧羊村的姐妹们》、估价750-950万元的王怀庆作品《榻》、估价600-800万的刘野作品《失去平衡》……

11月24日,香港保利首拍“中国现当代艺术”专场拍卖结束,49件拍品成交41件,成交率为83.67%。常玉、赵无极及朱德群作品共8件,1件流拍,7件作品总成交额为7,797万港元,占中国现当代艺术专场总成交额1.52亿港元的近50%。当代艺术鲜有高价,且多件作品流拍,包括3件朱铭的雕塑作品,李真的《清风云露》、苏笑柏的《四库全书》、祁志龙的《中国女孩》、许江的《夕照》和叶永青《鸟》。

香港佳士得于11月24日举办的“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取得4.2亿港元的总成交额,成交率为87%,39件成交拍品中,11件拍品的成交价超过1,000万港元,其二十世纪亚洲艺术总成交额为6.75亿港元,成为秋拍该版块的最大赢家。其中,赵无极、朱德群和常玉13件作品的成交额就达到2.4亿港元,占总成交的57%,显示了极强的抗跌性,在成交前10排名中,3位艺术家作品占据7席,内地艺术家只占3席。

该专场共上拍3张曾梵志的作品,其中,《面具系列》以1,578万港元成交;另一件《面具系列》估价高达2,000-2,500万港元,以2,250万港元成交;其早期的典型面具作品《面具系列:第十号》估价1,000-1,500万港元,以低于最低估价的902万港元成交。若是在2010年前,如此时间段和尺幅的曾梵志“面具”系列作品的价格必定在3,000万元以上。在同一专场中,张晓刚有两件上拍作品,《血缘系列:大家庭》估价1,200-1,800万港元,最终由现场藏家以1,242万港元成交;《2001 No. 8 》估价1,100-1,600万港元,最终以1,242万港元成交。在2008年张晓刚作品成交高峰时期,曾出现过6张血缘系列,成交价从2,300-6,000万不等。

北京保利12月2日举办的现当代艺术4场拍卖总成交额达2.35亿元,其中,杨飞云作品专场10件作品悉数成交,成交总额为4,404万元,成为最大的卖点。“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总成交额为1.208亿,53件作品有22件流拍,亮点乏善可陈。专场开场的吴冠中作品其中1件因估价过高而流拍,撤拍1件,只有1件在估价内成交;4件林风眠作品仅1件成交;王广义的《凝固的北方极地》流拍;舒群的《同一性语态系列·一种后先锋主义·4号A》以207万元成交,该作曾于2011年在北京传是以345万元成交,一年时间,跳水价格高达100多万元。刘小东的《做梦》流拍;唯一一件何多苓作品《舞》也流拍;方力钧的《游泳者》仅以184万元成交,半年前,该件作品在北京保利流拍。曾梵志的《无题7号》以287.5万元成交,该作曾在2008年北京保利流拍。而从预展开始就引起广泛关注和议论的冷军2012年作品《收租院》,虽然成为本次夜场的压轴作品,却在最后时刻由拍卖师宣布撤拍。

“早年收藏的中国油画专场”共18件作品,16件成交,总成交额为2,954.9万元,刘小东的《青春故事》以2,012.5万元成交,陈丹青的《西区画室》以437万元成交,王沂东的《秋菊》以333.5万元成交,3件作品基本占据专场总成交额。

北京匡时秋拍的油画雕塑专场共有111件作品上拍,只有60件作品成交,成交率为61.26%,总成交额为7,134万元,其中,周春芽的《石头系列——雅安上里》占总成交额的近半。北京瀚海的“中国现当代美术”专场,104件作品总成交额为3,352.3万元,成交率仅为58.1%,其中,成交最高价为周春芽的《生活像花儿一样美丽》(592.25万元),尚扬的《董其昌计划12》以575万元成交。

上海泓盛2012秋拍“油画雕塑及当代艺术专场”成交额为5,151万元,成交率为60.9%。其中,“油画雕塑”成交额为1,515.9万元,成交率58.33%;“当代艺术”成交额为3,635.1万元,成交率63.46%。上海荣宝斋举办了其第二场油画雕塑专场,120件拍品只有69件成交,成交率为57.5%,总成交额4,565万元。何多苓的《窗前的女人》以713万成交,位居专场首位。该作之前曾有两次拍卖记录,2007年6月在上海国拍以110万元成交;2007年11月在北京保利以212.8万元成交。12月26日,上海泛华“当代艺术及油画专场”首拍122件拍品总落槌价逾4,500万元。12月29日,上海朵云轩“油画雕塑专场”103件作品约有85%成交,总落槌价超过4,300万元。其中,估价高达1,500-1,800万元的陈逸飞1992年的作品《助妆》以2127.5万元成交。

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成交严重下滑,成为之后当代艺术继续跳水的征兆,虽然精品仍有市场,但其利润空间和高价位作品不可与前几年同日而语。

逆势上升的明星:朱德群、周春芽、罗中立

在20世纪现代艺术中,朱德群无疑是今年秋拍最大亮点。在保利香港首拍中,朱德群的《红肥绿瘦》以超出最低估价5倍的4,025万港元成交,另外3件作品也悉数成交,4件作品成交总额高达4,979.5万港元。

在11月24日香港佳士得举行的“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上,45件成交拍品中,赵无极、朱德群作品共13件,而朱德群作品占据其中5件。其作《白色森林之二》为专场拍卖焦点,曾参加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举办的朱德群作品展,在激烈竞争之后,最终以6,002万港元成交,不仅为雪景系列题材最贵,也创下朱德群作品最高成交纪录。在该专场中,朱德群的其他几件作品也取得不俗成绩,《第八十一号》以2,080万港元成交,《第三百一十四号》以2,194万成交,《第五十四号·雨后》以866万港元成交……

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中,朱德群的雪景题材作品《雪之万象》同样取得不错成绩,该作以65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2,194万港元拍出。罗芙奥香港在港的首场晚间拍卖——现代与当代艺术夜场在11月25日举行,朱德群的《永恒之光》以1,600万港元拔得头筹。在上海朵云轩“油画雕塑专场”中,朱德群《橘黄的笔跡》以510万元落槌。

在现当代油画艺术面临整体调整之时,赵无极、朱德群和常玉的市场显示了极强的抗跌性,成为市场定心丸,在经过台湾画廊、经纪人和藏家10多年的努力下,其价格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目前,朱德群、赵无极的作品多集中在台湾、香港藏家手中,待价而沽,在2012年的上半年,这几位艺术家在中国内地的推广实验是以暂时失败告终,显然,要将其影响力波及至内地并形成具有影响力的藏家还有待时日。

在本季拍卖中,当代艺术版块最大亮点非周春芽莫属,各大拍卖公司挖掘新的热点,纷纷推出周春芽作品,在寒流充斥的当代艺术市场上,周春芽作品呈现出逆势上升的趋势。在北京匡时秋拍油画雕塑专场中,周春芽的《石头系列——雅安上里(三联画)》成为专场焦点,该作曾参加中国美术馆于1994年举办的“美术批评家年度提名展(油画)”。作品估价高达2,500-3,000万元,以2,000万元起拍,2,990万元成交,成为周春芽个人作品成交价排名第2的作品。据了解,该作在1994年展出之后,曾以3万元卖出,18年间飙升866倍。

11月25日,香港佳士得2012秋拍“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日场以德国私人藏家收藏的周春芽早期作品作为开场,16件作品悉数成交,总成交额为954.2万港元。除此之外,台北罗芙奥上拍的周春芽作品《太湖石》以1,200万元成交。

在保利香港首拍中,周春芽的《风景系列》以310.5万港元成交,该作曾于2007年在香港佳士得以72万港元成交。在北京保利“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中,专场封面作品——周春芽的《绿色的黑根——名牌时装》680万元起拍,最终以908.5万元成交。此外,被称为“迄今拍场上出现尺幅最大”的周春芽作品《等待中的绿狗》在上海荣宝斋以747万元成交,拔得专场头筹。

除了周春芽外,值得关注的还有罗中立。2012年4-6月在台湾历史博物馆举行的罗中立个展“中国乡土写实灵魂”为其在秋拍上的表现增加了不少筹码。在保利香港首拍中,罗中立的《飞燕》以368万港元成交,该作之前有两次拍卖记录,2006年在北京保利以110万元成交,2009年在北京诚轩以80万元成交。但北京保利“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中,其作表现差强人意,1991年作品《渡河现场》以368万的成交价,由唐炬竞得。这件作品在2006北京荣宝拍卖中就以209万元成交,而其另外两件作品则遭遇流拍。

在北京匡时“油画雕塑专场”中,罗中立的《荷花池》以250万元起拍,以379.5万元成交。该作之前曾有两次上拍,1998年在中国嘉德以30.8万元成交,2001年再次在中国嘉德上拍,作品流拍,本次成交价为14年前的近13倍。

上海泓盛秋拍力推的“罗中立专题”,除1981年早期作品流拍,其余4件被不同藏家竞得,其中,封面作品、1993年作《雷阵雨》以862.5万元成交,该作2007年在北京保利曾以504万元成交;此外,2007年作《过河系列》以 552万元成交。

在当代艺术版块整体大幅下滑的环境下,周春芽、罗中立作品稳健成交,成交价还有上扬,与其广泛的收藏基础密切相关。二人的高价成交作品以20世纪90年代居多,且早期作品受追捧程度更高。二人作品出现在北京、上海、台湾、香港市场上,波及范围广,藏家群体的成熟度相对较高,市场对于二人早期作品的充分认可,表明其作品的收藏已进入一个较为系统的阶段。

在现当代油画艺术面临整体调整之时,赵无极、朱德群和常玉的市场显示了极强的抗跌性,成为市场定心丸,在经过台湾画廊、经纪人和藏家10多年的努力下,其价格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争议写实油画:从杨飞云到刘溢

在当代艺术普遍遭受冷遇的情况下,写实油画逆势上扬,成为涨幅最大的版块,具有代表性的几位画家在最近几年作品的价位直线上涨,多位写实油画家的个人作品最高成交纪录都突破千万元大关。从2012年已结束的拍卖的结果看,写实油画部分虽然同样也遭到流拍,但价格仍然稳健,并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的现象。

2012年秋拍写实油画部分最受关注的当属杨飞云。在杨飞云作品成交前10排名中,其中7件都是在2011-2012年成交的,而其中4件都是在北京保利成交的。在今年秋拍中,北京保利专设“理想的青春——回望杨飞云20年重要作品专场”,10件全部成交。其中,专场封面《荷花屏风》估价450-650万元,成交价达1,725万元;《少年》以184万元成交,该作于2009年在北京保利曾以69.4万元成交;《几块衬布》之前在北京保利两次上拍,这次以138万元成交;《自在》于2007年在北京保利以286万元成交,这次以414万元成交。

在北京艺融秋拍中,杨飞云的《窗外》以161万元成交,该作之前曾有两次拍卖记录:2008年在中国嘉德流拍,2012年5月在北京华辰以207万元成交,半年时间不到,作品再次上拍,亏本释出。在北京匡时秋拍中,杨飞云的《红裙子》以172.5万元,该作曾在2009年在中国嘉德上拍,流拍;2010年11月再次上拍,以91.8万元成交。

在今年秋拍中,写实油画虽然没有出现一如当代艺术那样的跳水价,但出现在市场上的作品量和成交价都大不如前。在香港佳士得“二十世纪现代艺术及当代艺术”夜场中,写实画中只有一张陈逸飞的《吹笛仕女》,曾参加1990东京西武百货店举办的“陈逸飞作品展”,以314万港元成交。该作曾于2009年在香港佳士得以218万港元成交,3年时间买进卖出的利润并不大。

在保利香港首拍中,王沂东的《风停了》以690万港元成交。该作有多次上拍记录,1991年在香港佳士得流拍;2007年在香港佳士得再次上拍,以360万港元成交;2011年在北京保利以563.5万元成交。若是除去佣金及货币兑换的因素,相比去年的价格,基本没有上涨。

北京保利“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上,王沂东2001年作的《瑞雪》以1,322.5万元成交。该作曾有两次拍卖记录,2006年在中国嘉德以330万元成交;2010年在北京保利以1,120万元成交,除去通货膨胀及买卖佣金之外,这位两年时间换手的卖家最多也就保本。在同一专场上,艾轩的作品《午夜下过薄薄的雪》以299万元成交,而就在半年前(6月2日),该作在北京保利以414万元成交,这样的跳水价,实在让人惊讶。

在北京保利“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中,刘溢的《2008·北京》成为当晚拍卖最大的一颗冷炸弹,在拍卖之前,该作标注为咨询价,作品在仅有一次加价的基础上,以1,955万元成交。在拍卖之后,有消息称,作品出自藏家唐炬之手,2006年在中国嘉德以181.5万元竞得,短短6年时间身价就翻了10倍,但刘溢解释,这两件作品并非同一件。2011年之前,刘溢作品最高价仅为2006年以181.5万元成交的另一件《2008-北京》。进入2011年,刘溢作品在拍卖市场上的成交价直线上升,并“一气突破千万元大关”,其成交前5名的作品的均为近两年成交,且都在北京保利上拍。在当晚拍卖中,刘溢的另一件作品《钟馗嫁妹》也“顺利成交”,成交价高达414万元。

崩盘之说为时尚早

就2012年秋拍当代艺术市场而言,其成交总额萎缩的最主要原因在于宏观经济的回调,而非艺术市场内在规律或市场原因造成的。2010-2011年上半年,中国流动性资本过剩,大量民间资本,包括机构资金和私募资金进入艺术品市场,寻求新的投资品种和投资渠道,热钱快钱蜂拥进市场、盲目入市,由于古代艺术品真伪难辨,近现代书画价格高昂,而当代艺术品已经连续多年呈现爆发性增长状态,投资人对此充满期望,导致当代艺术品在这段时期的成交总量和单价同时上涨。

实际上,2005-2011年,当代艺术的大部分精品,在经过学术处理和市场定位,甚至几次转手交易之后,已完成高价换手交易,并进入机构或私人藏家之手,市场在短期内缺乏可以支持流通的精品。而当代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作品出现在二级市场上的时间不长,没有达到作品品味、风格、受众群体和市场共识上的权威性,更不能形成像上一代那样成就层次清晰、定位明确的明星艺术家和流行风格,演变成市场热点与美学潮流,继而形成明星艺术家的市场效应。

2005-2011年,当代艺术市场发展已经历了一个涨跌涨的起伏阶段,造就了一批市场标杆性作品和艺术市场明星,其背后的支撑力量主要是境外资本,他们在国外完成市场定位,在国外拍卖公司完成市场启动和建仓,出口转内销,通过香港作为跳板,逐渐蔓延到大陆。然而,当这部分资本退去之后,之前建构的高价市场已成为过去,2010年之后的当代艺术市场逐渐由港台及内地资本参与,在调整重构之时,经济不景气,资金补给出现问题,艺术市场处于当下的“茫然、无序”状态也属正常。正因为如此,只有在形成具有自身话语权和主导权的当代艺术收藏消费观,建立独立的判断,重新构筑属于中国本土的当代艺术导向时,当代艺术市场才会进入再一次的复苏阶段。

总体而言,基于以上几点原因,在市场整体趋于理性回归格局的背景下,当代艺术市场总成交额下跌在情理之中,并且还将持续好几年,直到下一波具有明显风格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家取得学术共识和市场认同为止。从这一客观现状来看,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只是处于新旧交替的深度调整时期,并不是有些媒体言过其实的崩盘。

当代艺术市场总成交额下跌在情理之中,并且还将持续好几年,但从客观状况来看,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只是处于新旧交替的深度调整时期,并非有些媒体言过其实的崩盘。

岳敏君 后花园 估价:HKD 8,000,000-12,000,000 流拍 香港苏富比

佳士得

西安宣传片制作

卡地亚手表维修

西安宣传片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