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易到用车网没有一辆车的租车公司

发布时间:2020-02-10 19:02:06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没有一辆车,没开一间门店,却给每个签约的司机免费发了一部一千多元的手机,专门给司机用来发用车订单信息,刘师傅纳闷了,这公司怎么能赚钱?

“当然能赚钱。”周航说,他便是刘师傅口中“奇怪公司”——易到用车网(下称“用车网”)的创始人,他的网站在2010年9月上线,由最初在北京可调配50辆车,目前可调配800辆车。

“北京每天有2000万人次通勤,其中打车出行150万次,只需将其中百分之一的高端用户转换过来,以用车网目前每单的毛利率在100元左右计算,这将是一个每天毛利150万的生意。”周航对自己的生意很有信心。

没有一辆车、没有一个司机,但却可以做到用户拨打电话即可下单,一个小时即响应,每辆车都提供配驾。

这一切,周航和他的用车网是如何做到的?

打造私家车的体验

上午11点15分,刘师傅按照用车网的服务规范,提前15分钟到达商务部附近,打开用车网发的手机上的专用软件,点击“到位”,用车网的系统收到信息,向下单的用户Wenny发出短信提示,告知车辆到位以及车牌和司机的姓名、电话。

Wenny给老板订的是11点30分离开,老板准时离开,前往钓鱼台用餐,一上车,刘师傅在手机上按下“开始”,到达钓鱼台后,刘师傅给老板开门,回到车上后,按下“结束”,此时,用车网的系统给Wenny发出了服务完成的信息。

这一单收费200元,是Wenny前一天在网上下的订单,通过公司的网上银行进行支付的。

“高端商务用车租赁常常是使用人和订车人分离的。”做了16年视听应用公司老板的周航对商务用车市场进行了调研。

“以上述Wenny的订单为例,她的老板是用车网服务的使用者,上车前,不需要电话确认地点,下车也不需要签单,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受到任何打扰。”周航希望用车网能够打造近似私家车的用车体验。

由于是预先支付,如果在送接机时出现的高速费、停车费或者交通堵塞时的超时费,如何收取?

用车网的技术总监汤鹏介绍,司机在按下“结束”前,软件会跳出一个菜单,供司机填写,确认后提交到用车网的系统,由后台发往呼叫中心,向预订人发出补交费用信息。

刘师傅是前一天下午在手机的软件收到Wenny的订单信息的,系统弹出“接受”或“拒绝”,他看了看记在小本上的南方创业的调度给任务——晚上8点半接机,时间很充裕,于是,按下“接受”,领下这个单子。

此时,他的姓名、车牌号、手机等信息已发送到Wenny的手机上。

2011年是刘师傅在南方创业(北京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的第七个年头,据周航说,像南方创业这样超过300辆车的租赁公司全国不超过20家。大部分公司都是5个司机50辆车,整个行业的资源相对松散,提供的服务也不够灵活,通常是长租,至少都是一天起租,周航选择了与他们合作,租用他们的车和司机,由用车网的系统来调配。

一天起租,用刘师傅的话说,就是走商务——一天8小时,100公里,超过时间或公里单独计费。而让刘师傅纳闷的用车网,却是按小时计费,或者点对点,跑一趟算。

周航介绍,一天起租让很多人觉得不划算,比如租车去郊区开会,也就三四个小时,最多半天,付一天的钱用半天的车,用户心里不舒服,而对于没有自有车辆的用车网,车辆空驶半天,也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用车网目前整合到旗下可调用的车辆有800辆,分豪华、商务、高级、中级、基本五大类,全部陪驾,以奥迪为例,每小时220元,周航透露,跟租赁公司的协议价格是每小时60元,加上每公里3块钱,按照北京平均时速18公里计算,奥迪的成本为每小时110到120元,每小时的毛利都可达100元。

“除了原本公司的调度,现在多了一个用车网的调度,多了一个来活儿的渠道。”在刘师傅看来,用车网是给司机做好事,因为他们都是计件工资,1000多元底薪,按照接单的数量提成。

按小时起租,车辆调度灵活了,空驶率降低,但同时,对调度的匹配要求也提高了。

“需要海量的车,车源部门还在加班加点地谈。”周航说,一个订单需求会同时发给周边好几辆车,由司机选择是否接单,而接单之后可能有临时更改或取消的,还需要立刻替换车辆,“对系统的调度要求很高,技术部门是公司最重要的一个部门。研发半年,已经有了6个专利。”

汤鹏带领的技术部目前有20人左右。他们开发出的第一批终端,是个简易的“黑盒子”,成本约四五百元,插上SIM卡,司机只能往用车网的系统发送信息,但由于没有交互,“往往都不能确认自己是否发送成功。”

测试一个多月之后,换成了第二批终端——HTC的定制机,每台虽然近2000元,但实现了交互。目前,刘师傅使用的是内置最新版本应用软件的终端——安卓系统的华为手机,这款机器的成本在1000元左右,目前发出了近1000台。

我们不是租车公司

1000台这个数字相对周航心中的目标市场还是相差甚远,他计划在2011年实现可调配车辆1万辆,在上海、广州、深圳以及两个二线城市开展业务。

没有自有车辆和司机,如何保证服务的质量?

周航似乎并不担心,他认为从根本上,这是经营理念的不同,出租车采取扫街招手即停,因此,往往很少“回头客”。

而商务用车则不同,刘师傅就有很多“回头客”,黄山市休宁县宣传部的人和他成了哥们,甚至换了一任新县长,上北京开会,还是用他的车。所以,商务用车的司机有很强的意愿做好服务,以此吸引回头客或赚取小费。

基于“回头客”,周航和他的团队还在学习淘宝店铺的评价体制,想建立司机的“Rating and Review”机制,由用户给司机进行打分,收到好评的司机将会优先派活,予以激励。

为了规避人为原因的投诉,周航将前端服务拉向后端技术来干预,“有时用户会下远期订单,例如,半个月后的某天用车,系统即时发出需求,司机确认,很可能临到执行时忘记了。”于是,系统要在任务执行前24小时,再次提醒司机确认。

为了保证准时到达,在任务执行前半小时,系统会启动“运控干预”机制,测量司机位置与任务接客目的地位置,如果距离在5公里以内,则属于“安全距离”,系统不会做出干预;如果大于5公里,干预系统启动,首先,调出实时路况,如果确实拥堵,会继续等候,15分钟后,距离仍然大于5公里,会与司机联系,确认情况,“遇上超级大堵车,谁都无能为力了,只能尽量就近帮客户打车了,如果客户愿意等,则会采取减免费用等弥补措施。”

目前,汤鹏团队开发的软件还只能适用于定制的终端,将汽车、司机、租赁公司与手机绑定起来,便于订单产生后,用车网的调配、与签约公司的结算等。

接下来,应用可以在各种终端使用。那时,Wenny就可以在自己手机上完成订车,而订单的响应时间也将由1小时降低到15分钟。

“我们不是租车公司,而是一个汽车共享的信息提供商。”周航对用车网做出自己的诠释。

他希望,在未来,这个软件每个人都可以免费下载使用,看看实时的路况信息,看到自己上班的大厦下面停着多少可供使用的汽车。在这个应用上,用户自己可以拼私家车、可以借车,可以体验一切汽车共享的信息。

“这个梦多美啊,并且某程度上是环保的生活方式,我想跟他们一起做梦。”用车网的天使投资人徐小平说。

Facebook推出“buy with friends”(基于SNS的网上交易分享)后,汤鹏在微博上把这条消息转给周航,这条信息对汽车共享的信息提供商意味着什么?

广州筹划税务收入

深圳代理记账会计

深圳代理记账多少钱

广州代理记账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