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雷声频频何时落雨云计算呼唤标准出台

发布时间:2020-06-29 17:40:10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高交会展台展出的云概念。鲁力 摄

观察眼

“最理想的状态是,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所有数据,都被储存在云计算平台,每个公民数据都能在不同时空得到共享。”前日,第十四届高交会重要活动之一2012年IEEE亚太区云计算大会在深圳开幕当天,深圳市科技创新委主任陆健向与会的专家、学者、业界代表,描绘了深圳云服务平台建设的蓝图。

如果说云概念和云产品成堆是第十三届高交会的亮点之一,让不少普通观众感受到“云”的便利但仍“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那么探讨云计算的“云端”落地计划便是十四届高交会的一大亮点。从技术上的云计算标准探讨,到工程上的让云服务公用基础设施化,如何踏踏实实地解决云计算产业的“落地”难题,成为学界和业界的共识。

吆喝“云计算”的不一定是“云计算”

“我们的产品也涉及到了云计算,但实际上对云计算技术还不太了解,所以来大会学习一下。”前来参加IEEE亚太区云计算大会的张小姐告诉记者,云计算现在非常热,但很多企业对云计算却知之甚少。

“深圳几乎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投入了云计算领域。”陆健表示,在云计算变得越来越热的今天,更应该理性看待云计算产业的布局问题,“很多企业以为原来搞互联网的就可以很容易转移到云计算上来,以为将"互联网"三个字换成"云计算"就等于自己在做云计算了”。

在陆健看来,云计算的产业链非常复杂,涉及到运营商、设备制造商到服务商的众多领域,尤其是在资金投入不少企业都存在问题。“比如说和云存储有关的产业,在资金投入上要求非常高,至少1个亿以上,有的企业拿着2000万就搞云计算,只能说仅仅是在做IT架构服务,还远远没达到做软件服务和存储服务的目标”。

去年高交会上出现的各种“云”,难免让人担心:中国云计算产业的发展是不是过热了?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当时接受本报采访时称,企业很实际,在竞争中总会出现几个拥有核心知识产权、拥有自己品牌的中国“云企业”。

一年过去,“云”依然是本届高交会的热点。樊建平称,一年过去,人们对云计算的认识更加务实,更多地考虑云计算的框架、安全等问题。

“很多因素在驱动云应用的发展,但它也面临着很多挑战。”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咨询科技副总监林伟乔也认为,在服务的可靠性、业务的持续性、信息安全性和数据隐私、供应商的锁定上,云计算都面临着难题。

而在业界探讨得最多的云计算产业的商业模式,至今仍未有可供参考的实践案例。“很多企业只是在做面上的技术,搭建个平台提供邮件等服务就好了。”香港理工大学互联网及移动计算实验室主任表示,很多企业已经开始在做云计算服务,但云计算的商业模式还有待摸索。

制定标准是“云计算”发展前提

和互联网一样,云计算也是一种颠覆性的技术和商业模式,是一种正准备爆炸式增长和迅速转变的力量。但是,如果没有一个适用于互操作性的灵活通用的框架,技术创新将受到阻碍。“如果企业对云计算有兴趣,首先要做的就是制定标准。”IEEE主席Peter Staecker在深圳表示,许多政府和企业都投身云计算领域,但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制定云计算技术的标准,“只有建立了标准,才能真正实现云计算的信息基础建设”。

据了解,IEEE即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协会,是电子技术与信息科学工程师的国际性协会,为世界上最大的专业技术组织之一。此次IEEE亚太区云计算大会的重要主题之一,便是探讨云计算标准。为了促进云计算技术和应用的创新和宣传,IEEE去年4月推出了新的云计算先导计划,引介了两个标准:P2301(云可移植性指引与操作性概要)和P2302(云际互操作性和联邦开发)。参会的无线技术专家也将对第4代LTE技术在移动云计算的角色进行检视。

“云计算真正的未来还有待开拓。”Peter Staecker如是说。

政府搭台“云计算”或改变深圳人生活

“我们把云计算看做新一轮IT领域产业结构调整的机会,并鼓励深圳企业进入这一领域。”陆健表示,深圳市政府近年来每年都设有5亿元互联网产业专项资金,近年来投资了十几亿元建设大云计算平台。

“技术上也许各个企业都差不多,但如果政府来做是不是更安全?”陆健表示,为了避免本地企业在云计算产业上乱投资,政府积极介入云计算产业领域非常必要。记者了解到,早在2009年5月,中国科技部与深圳市政府共同投资建立了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部署了我国首台超千万亿次的曙光6000超级计算机。2011年4月,深圳云计算国际联合实验室正式揭牌,同年8月,深圳云计算产学研联盟成立。

“从技术开发、产品推广应用到整个系统的维护,政府都会给予支持。”陆健认为,在云计算产业分工、资源的合理利用上,深圳市政府都做了明确的规划。“每个企业自己投资,费用非常高,如果政府在建设初期将光网络等相应的计算资源建好,市民和企业使用IT资源的成本将大大降低”。

按照基础设施的模式来建设云服务平台,是深圳云计算产业的愿景。“我们将为深圳1300多万市民提供一个安全的虚拟网络空间,为40多万家法人单位提供一个安全的虚拟网络空间,建立100多个政府部门的信息共享平台”。陆健表示,深圳市政府将积极介入云计算服务平台的打造,未来将实现计算资源的公用基础设施化,使计算能力成为和煤气、水电一样取用方便、费用低廉的商品。

“深圳云计算产业有政府的支持,技术比较成熟,规划也很好。”IEEE亚太区云计算大会秘书廖日荣表示,云计算技术的应用关键要看当地有没有需求,有需求则有动力。

和深圳不同,香港基本上都是企业自己在做云计算产业。在林伟乔看来,云计算应用产业既要做到物美价廉,又要避免锁定供应商,才有更好的移植性和灵活性,“毕竟,云计算非常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的技术”。

尽管云计算的未来尚在摸索中,但可以肯定的是,学界、业界和政府都在致力于让云计算从“云端”真正落地。

策划/统筹:刘丽 马芳

成都年会策划

成都活动策划执行公司

成都活动公司

演出策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