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冷战中的苏联坦克所向披靡美军也被吓得抱头鼠窜

发布时间:2020-12-25 04:06:46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冷战中的苏联坦克所向披靡,美军也被吓得抱头鼠窜

二战后,美国的二战盟友变成了冷战对手,美国面临着多种环境条件下的装甲作战。美国对于装甲战的焦点仍然是“冷线(战)”地域,即美国和北约的装甲部队将在欧洲与苏联与华约的装甲部队展开对峙。不过在诸如朝鲜与越南在内的众多美国未与苏联直接接触的“热线(战)”地域,却展示出了与欧洲截然不同的装甲战作战环境与战术使用。

1950年代,许多美军坦克老兵感到非常沮丧,因为艾森豪威尔政府正在吹捧两种全新的并且处于快速进化过程中的技术:战术核武器与导弹。该思路旨在以快速与廉价的方式对抗苏联与华约,而不再以大量的装甲部队与之对垒。

“政府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朝鲜战争之后,美国无法再将军工业与军事人员保持在战争动员的状态,没有一场真刀真枪的战争,政府难以获得针对军事发展的政治支持。核武器能以廉价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制衡苏联,”来自美国陆军本宁堡陆军装甲中心的装甲历史学家Dr.Robert S.Cameron说道。“然而,欧洲地面力量仍需要保卫西德,所以在装甲技术与装甲部队方面,仍是军事讨论的焦点所在。”

地面部队逐渐开始重视自己的装甲单位在新的战争中需要怎样的新装备,以及如何以技术优势来克服与苏联与华约所保持的装备数量优势。

“1950年代中期装甲装备设计的重点很简单:尽可能远地识别敌方目标,然后获取、接触并击毁它,最好是一击必杀。要做到这一点,你需要更好的光学设备、火控系统和弹药。但是,现实中该时期整个美国的国防系统都以核武器作为战争信条,那些更信奉传统作战观念的国防分支单位往往难以获得资金,”Cameron说道。

从M46到M47再到1960年的M48,以及M48的升级版M60,尽管这是一个很完整的坦克进化历程,但并没有让坦克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只是相关组件的升级,例如在引入了弹道计算机与更好的光学设备后,新坦克能够在更广阔的范围内获取目标。同时,也有人在促使坦克发生革命性改变,他们试图为坦克融入导弹、火箭以及多任务平台等新技术。不过这些新设计并未从走出原型的范畴。

此时,一款新的坦克诞生了———M511“谢里登”,一款用于取代老旧的空降装甲侦察突击载具的轻型坦克。

“如果你把一群轻武装的伞兵放在敌后,那么如果他们受到敌军的重型装甲部队的反击,你该怎么保护他们?答案是他们必须拥有自己的机动反坦克能力,”Cameron解释道。“得益于导弹和火箭技术的不断试验,M551拥有了炮射导弹系统即“橡树棍”,并被置于相对较轻的铝制车身之上。”

“橡树棍”能够在非常可观的距离上摧毁(该时期)这个星球上已知的主战坦克。将该系统被置于一个轻型装甲平台上,你可以兼顾强大的火力、可空投性与机动性。当没有导弹发射时,你照样可以使用传统主炮进行射击。从装甲技术上看,M551是一款极好的、轻型且可空投、拥有最先进反坦能力的常规武器系统。”

M551在1960年代投入现役,并在60年代中期被部署到越南战场,作为约翰逊总统为了加强美国在越南存在的行动的一部分。虽然M551项目最初依然受到有限的资金和越来越长的概念开发链的影响,但它也得益于肯尼迪/约翰逊政府从近乎完全依赖核武威慑,到加强常规威慑力量的观念转变。这为根深蒂固的冷战观点加入了更灵活的反应,并且此时苏联军队的机械化能力也正在不断加强。

Cameron认为:“回归常规武器系统的观念转变与改进,也让M60的数量得到了增加。M48也开始了多个升级计划,陆军最后让M48由汽油发动机改进为柴油发动机。整个60年代,焦点依然是中欧与苏联。60年代早期,东南亚并未得到装甲部队与相关研发群体足够多的关注。”

虽然在早期美军向南越派遣了装甲顾问,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装甲部队,但美军在1965年战争正式开始前,并未看到美军装甲部队在这场战争中的真正作用。然而,随着在西德的装甲骑兵式作战实验的开展,证明了潜在的地区安全破坏者角色的出现:游击作战和空降突击。这就导致了一些关于如何使用装甲骑兵团进行反叛乱作战(COIN)的基本概念的研发。

随着美国在越南展开大规模地作战任务,关于装甲部队或机械化部队,是否适用于丛林和稻田环境作战的争论仍在继续。事实上,部署在越南的第一批坦克基本上仅限于在主要的固定设施周围实施警戒。

Cameron说:“有两件事最终推翻了早期的有关装甲部队在越南作战的观念。第一,美军顾问提供了美军或南越装甲单位与苏式装甲单位在越南全地域交手的实战经验,这其中包括了丛林与稻田地域。第二,装甲单位与他们的指挥官开始发展自己的TTPs(Tactics,Techniques andProcedures),特别用于在越南的作战部署。装甲部队为在越南战场上的美越联军带来了高机动性、可与任何目标交火以及提供装大量甲防护的能力。”

美军的装甲部队开始遭遇越共与北越正规军时,敌军也发现美军的M48坦克相当难阻滞。由此,特别是在连队层级上的美军,开始探索各种装甲使用的方式。例如,为坦克规划避开有着大量诱杀可能性的丛林道路的行进路线,而且坦克由于自重也会碾压坏这些道路,使自己陷入被动的作战境遇。实战证明,一旦敌军遭遇M48,其无论如何都将成为压制敌军的主要贡献者。

“M60实际并未部署到越南,它们的主要任务仍是在中欧对抗苏联的装甲洪流,”卡梅伦说道。“M48在越战中展示出了优秀的防护能力,即使碾过地雷,也能保护车组乘员的生命。因此,M48成为了一款强大的武器平台,并用于各种环境下的作战。这其中包括发生在位于西贡西北处橡胶林种植园的战斗、各大越南城市战以及‘春节攻势’中的战斗。M48的主炮也能发射高爆弹,让遭遇它的敌人痛苦不迭。”

当第一批M551抵达越南的时候,他们的轻量化与可操作性被视为主要的优点。炮弹的功效很好,主炮的形状也使得M551具有良好的隐蔽性。但M551也有消极的表现:铝质车身易受地雷和火箭弹的攻击,特别是它的弹药架;M551所使用的可燃药筒会在炮管内留下阴燃的碎屑,当将新的弹药补充到主炮管内后,在新一轮射击时,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事故;北越正规军不久变得更加擅长反装甲,轻型装甲载具的处境更加危险。

针对M551的另一个投诉反馈在越南几乎没有什么重要的意义:主炮在射击时往往会使“橡树棍”导弹的控制系统变得不稳定。但M511在越南并没有多少装甲威胁。然而,这个问题放在欧洲的话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从越南撤军后,军方认为,越战中可以汲取的装甲作战经验虽然并不多,但可以应用到仍然被认为是真正可能在未来发生战争的中欧战场。

在1970代初,美国和德国开始了一个新型坦克计划,用可能在遭受核生化污染(NBC)的环境中部署的MBT-70来代替M60。然而,这个计划很快就变得非常昂贵,因为西德退出了该计划,选择升级自己的“豹”式坦克来应对未来的装甲威胁。美国国会因此终止了该计划,让该计划彻底死掉,这使得了美国陆军没有了任何未来的主战坦克(MBT)研发计划,并被迫沿着西德的方式升级自己的M60,而且M60原本也只是作为一个临时的MBT平台而诞生。

1972年,美国陆军在诺克斯堡召集了一支研发MBT的特遣队(MBTTF),为新的主战坦克提出了要求。MBTTF由工程师,现役军人和退伍军人组成,研究了从二战到越南的坦克作战。然而,他们从这些实战典例中所获得的大部分东西在1973年10月爆发的阿以“赎罪日”战争中已经过时了,该场战争让他们的坦克认知体系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Cameron说:“阿拉伯国家用大量相对较新的苏联装备入侵以色列。他们的进攻几乎毫无预兆,甚至差点击败以色列。他们还在实战中展示了苏联制造的“萨格尔”反坦克导弹,其可以由装备便携式控制器的单兵操作,该装备在一夜之间提升了阿拉伯国家军队的反坦实力。以色列最初的反应是利用坦克进行反击,但该举动导致了严重的损失,最大的原因还是敌方大量地使用了反坦克导弹。”

Cameron接着说道:“对我们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下一次与苏联的战争可能会像现在(“赎罪日”战争)一样,没有太多的时间在海外进行对部队的组织和部署。对于装甲装备来说,M60是我们面对敌方装甲部队威胁时,优先使用的主战坦克,并且还是第一道防线。但因为M60在“赎罪日”战争中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对此我们十份忧虑。所以MBTTF对“赎罪日”战争中发生的事情

非常感兴趣,该场战争也是自是二战以来最大一场坦克战。美国陆军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去收集有关实战战术和实战结果的数据,然后直接把这些数据运用到了正在持续进行的新一代美军MBT即M1A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研发中。

“赎罪日”战争带来的一个非常直接的变化就是坦克乘员生存能力和舒适度,成为一个新的优先注意事项。美式坦克的内部空间很大,以便于容纳美国大部分身体庞大的男性兵源,这意味着未来的美式坦克也同样需要更大的炮塔和内部空间。相比之下,苏式坦克则更显拥挤,乘员的舒适度较低。对于该时期的美国和北约军队来说,某种程度是这是一种安慰,因为他们的坦克车组不会很快地变得疲惫,并且能够坚持在持续数日的冲突中作战。与之相反的是,苏联对于利用坦克进行快速突破更感兴趣,苏联更喜欢将大规模的军事力量用在决定性点之上。因此,在苏联人眼中,坦克车组的安全或舒适性并不是一个高度优先的事情。

Cameron说:“随着“艾布拉姆斯”呈现出现了更具体的概念,美国国会便开始质疑新坦克的设计思想。因为在1960年代后期,M551引起了很多的关注。陆军为此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研发,但最终得到了一个并不理想的平台。而且,接着MBT70复制了这个过程。所以在1970年代,国会对陆军设计新坦克的能力一支持有怀疑态度。”

海南省毛孢子菌病医院

太原市绿风内障医院

上海市特发性非硬化性门脉高压综合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