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价官司打出制度荒唐

发布时间:2021-01-22 08:52:02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因为一本书“一女二嫁”,判赔167万多元,著名作家王跃文与新华先锋公司之间的官司引起轰动。

一怒之下,王跃文在博客上痛斥对方在“法院里有熟人”,是“最荒唐的判决”,而新华先锋公司也以同样激烈的言辞,在网络上予以回击,公开了双方往来的部分电邮,并表示对方涉嫌诽谤。

针锋相对,究竟谁是谁非?透过表面的情绪化因素,“王跃文案”真实地暴露了中国图书业中,制度与发展不匹配的问题,这使该案具有了里程碑的意义。

书商,一个尴尬的群体

在今天的图书市场上,每十本畅销书中,至少九本出自书商,然而,他们却是一群看不见的人,只有销售权,没有生产权。

在王跃文的反驳中,直斥对方无出版资质,无权代理出版事宜,可谓见血封喉。书商发行覆盖广,市场能力大,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更重要的是,他们服务意识强,不仅在编辑、审稿上能提供更多帮助,还努力宣传作家作品,提升其无形资产。在过去20年中,书商们的操作手法渐成体系,人所共知,却偏偏不能拿到桌面上来讨论。

令新华先锋公司总经理王笑东委屈的是:“王跃文从出道起就与书商合作,他能不知道这个操作流程?怎么一有纠纷,就提书商无出版资质呢?”

对于作家来说,书商的短处就攥在手心,成了杀手锏。即使在法律层面上得不到支持,也能在舆论层面上,赢得大家的同情。

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那么,该不该向民营开放出版资质呢?作家郝晓辉认为,开放是大势所趋。首先,只有开放的市场才能优胜劣汰,推动行业效率提升,才能根治书号交易的黑市行为。第二,不开放市场,表面上保护了学术出版、经典出版,但也很有可能适得其反,今天许多学术书籍粗制滥造、错误满篇,就是因为制度为它们提供了避风港,这些出版不对市场负责,上级又监管不到,容易藏污纳垢,在国外,政府是通过市场化手段来保护学术出版的,而非体制手段,这就更为有效。第三,开放有利于中小企业生存,而中小企业是所有市场中最具革命性的力量,有利于行业进步。

王笑东也同意开放是趋势,但认为暂时不开放为好。首先,目前国内年出版图书20万种左右,书商只有2万种,多是畅销书,所占比例并不大;第二,出版业对社会影响太大,关系到国家安全,应和粮食、能源、原材料等行业一样,加以必要的保护。

“夸大书商的作用和无视书商的作用,同样有害。”王笑东说,“当我们规模小的时候,我也盼望开放,但我们当时负得起那么大的责任吗?规模越大,对是否开放就越不在乎了,因为书号所占成本不高,相当于我们比正规出版社多交点税罢了,也没什么。”

作家应成为职业商人

在王跃文案中,最糟糕的结果是双方都执著于道德判断,互斥对方为小人,作为公众人物,王跃文赢得较多同情,让“商人欺负作家”的母题,进一步得到发酵。

王笑东表示,如果作家选择一次性卖断书稿,那么可以这样说,但现实是大多数作家采取版税分成制,这就相当于股东,大家是合伙做生意,经营如何,是商人与商人间的纠纷,并不完全是商人与作家的关系。

“今天很多作家都有经纪人,这样更规范。”王笑东说,在今天的演艺圈,明星基本都不出面,但许多作家对经纪人制度缺乏信任,都是自己谈,书卖好了,他们不吭气,书卖不好,就说被书商骗了。

在互联网冲击下,全世界图书业都呈低迷状态,在生意下降面前,作家往往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应对错误,再加上制度缺陷,最终令这一相对极端的事件爆发了出来。

作家郝晓辉表示:“通过此事件,如能让大家认识到制度荒唐的现实,积极加以改变,那么,其价值还是深远的,甚至具有里程碑意义。”陈辉/文

人人都觉得自己被剥削

资质不开放,则交易无法完全暴露在阳光下,这让作家失去安全感。王跃文称,书商瞒着自己加印,侵害了自己的利益。

对此,王笑东大呼冤枉。首先,国家对大中型企业财务监管非常严格,规模大一点的书商根本无法隐瞒印数,因为调纸、印刷、发行等都有财务记录,很容易查出来,谁会冒着犯罪的风险来贪图蝇头小利呢?第二,许多第三方图书销售统计是公开的,从中很容易计算出究竟卖了多少书。第三,法律也赋予了作家随时查书商账的权利,只要肯查,没有查不出来的,书商可能会骗人,但印刷厂、纸商、新华书店、工商部门、税务机关等总不会一起来骗你吧?

作家郝晓辉遭遇过类似的问题,他表示,首先,作家来查账不现实;第二,如果书商账目真那么清楚,买卖书号是严禁的,相关费用如何下账?可见财务无法完全规范。

对此,王笑东的回应是,一些作家可能与小书商合作过,上了当,便对所有书商一概不信任,总觉得自己被剥削了,这给长期合作带来困难。

张颐武:开放是必然的道路

出版业中各种各样的纠纷总是辨不清楚,说不明白。著名学者张颐武表示:“过去,我们常说书商通过买卖书号进入市场。但现在,书商这个概念已经不适合了,20年来出版业的开放造就了一批比较大的企业,民营资本在某种程度上已得到承认,并完成最初的积累和成熟的过程。这些来自民间的资本和传统出版机构的合作不再是简单地买卖书号,而是有了更深的结合和交融。当然,伴随而来的还有纠纷,这是市场经济下不可避免的事情,在法律法规尚不完善的情况下,还需要更多的探讨和思考。”

张颐武认为,这些年来出版业的开放无疑是成功的,“直观的结果就是市场上有了更多更丰富的书,读者也有了更多的选择,这些书未必都是垃圾,也有一些精品。”

然而,越来越多的作者对书商不满,他们一直在抱怨少数大企业对市场和作者的操纵。对此,张颐武认为:“出版行业绝对垄断的概率并不大,因为出版业是一个投资并不大的领域,出一本书需要的资金很少,这决定了大多数资本都可以进入这个行业。另外,就目前来说,虽然出版业已形成了一些大企业,但还没有达到垄断的程度。在将来,可能会出现真正的大出版商,出版业可能会越来越集中,但这种集中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

热血传世OL官方版

恋爱日记安卓版

御剑三国变态版